加载中 ...

“走出去”有风险,不妨抱团

2017-03-13 13:21 来源:第一财经

多位企业家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也表示,企业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布局需要注意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,比如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国家(地区)风险、我国企业在海外过度竞争等问题。

多位企业家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也表示,企业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布局需要注意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,比如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国家(地区)风险、我国企业在海外过度竞争等问题。

全国政协常委、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表示,这么多国家,其中一些潜在的战略风险、政治风险总是会有的。此外,还有政府的诚信风险,比如有些政府现在出的文件,过段时间政策可能又变了,文件也就不算数了。

他对记者谈到在“走出去”过程中他们也遇到一些困难,“一带一路”沿线那么多的国家和地区,它们有不同的法律、语言、习俗和规定,怎么去摸准它们的情况,如何适应、遵守、运用,都带来很多不确定的因素。

如何应对这些困难?南存辉对第一财经称,要针对不同的国家和地区、不同的发展阶段、不同的市场竞争发展需要来做不同的调配。“假如这里有市场,将来发展也不错,国别风险判断分析下来不会太高或者基本可控,会积极努力去争取;而有些地方可能目前条件不大具备,就从做贸易开始,先跟踪观察,一旦情况好转,机会出现了,我们就可以马上跟进。”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复星高科技(集团)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广昌表示,在“走出去”的过程中,现在也出现了一些反全球化的声音。其中一点是别人感到中国受益更多,另外,很多西方企业没有意识到中国企业有这么快的学习能力和提升能力,短期内变成了它们的竞争者。

郭广昌认为,在全球快速发展的情况下,面对多种不确定性,中国企业完全准备好是不现实的,“但我们比西方国家的竞争对手有更快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,这就是我们的优势所在,也是总理说的中国经济很有柔韧性和耐力。”

南存辉则表示,在“走出去”方面,不能太着急,太着急的话肯定会有太多的不确定性,还是要一步步来。

要规避上述风险和问题,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国五矿董事长何文波对第一财经记者说,目前大企业的引领作用发挥不够。一方面我国一些大型企业,尤其是大型国有企业“走出去”的时间也比较早,已积累了一定的经验。一方面一些新“走出去”企业还需要重新“试水”,重交学费,这降低了“走出去”的效率,也不利于国家整体利益。

因此,何文波说,建议培育我国金属矿业航母,加强同“一带一路”国家的矿业合作,并发挥产业组织功能,引领我国企业开展同“一带一路”国家的产能合作。

他还建议依托大型企业集团的全产业链服务功能,建立政府支持、市场化运作的国际产能合作服务平台,为企业提供从资源获取、项目开发到运营服务的全流程、全周期、一站式服务,更好地服务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的有效落实。

“上述建议如果能得到实施,中国五矿都愿意在其中发挥积极的作用。”何文波说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上海鹏欣集团副董事长葛俊杰也建议,“走出去”要从单打独斗到更加抱团,而在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已经推进了一段时间后,企业的投资行为也会更加成熟、更加务实、更加优化,尽量减少并购后协同管控不到位的情况,减少偏离主业的并购。

本文来源:第一财经责任编辑:洪晓曼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如若转载,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!

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!